logo
当前位置: 新金沙平台 >> 校园资讯 >> 正文

读《北京有个金太阳》的尾句

发布日期:2014-01-29    点击:

禾雨

我创作的《北京有个金太阳》早在六七十年代就已经风行全国,在各地地摊、小贩那里,都可以买到很精致的歌曲照片。

可是,从1967年5月以来,这支歌曲突然以种种署名发表出来,歌词也有多种改动,直到如今。为了研讨问题,我这里仅就手头的材料,摘出“集体”改词者先后对这首歌曲的尾句所作的改动,与原词尾句加以对照,请教于专家、内行、读者,特别是那些好为人师的“集体”改词者。

为什么要选尾句来做文章呢?其一是为了避免与我以前发过的谈“集体”改词一文重复;其二是为了节省篇幅,更重要的是尾句是歌曲极其重要的部分。恩格斯说:“文章要有一个好的结尾。”歌曲亦然,没有好的结尾,哪有余音绕梁、余味无穷的美谈和佳话,所以大家研究一下“集体”改词者不厌其烦的、没完没了地在尾句上所下的功夫,所反映出来的“才华”及其用心是颇有受益的。

发表在《上海歌声》1963年第9期上的原词:

哎,北京城里的毛主席,大家永远跟您走,幸福万年长

这是歌曲最精彩的结尾,也是歌曲的主题,它唱出藏族人民也是各族人民的心声,表达了各族人民对毛主席的爱戴和永远跟着毛主席走的信心,也是各族人民世世代代在苦海中求索,最后得出的最佳选择——跟着毛主席,幸福万年长。

这一动情的歌词,是我多年来在生活中所积累,多年来激荡在心中,最后到了压制不住而连词带曲同时倾泻出来的。它准确地表达了人民对毛主席的热爱和永远跟着毛主席走的愉快心情。旋律的情调是亲切、深情的,词曲结合美妙和谐,易唱、易记,而且已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没有修改的必要。但是,“集体”改词者不分青红皂白,对已在群众中家传户诵的名曲,按照他们的意图,坐在房子里搞“提示”,硬要在这轻快、活泼的旋律下,塞进了不伦不类的文字。

第一次改词:

哎,五洲四海风雷动,被压迫人民齐战斗,人类得解放。(《解放军歌曲》1967年5月5日出版)

这种火药味很浓的“战斗”性的文字,与轻快、活泼的音调风马牛不相及。这种改词,即使在学生习作中也是很难找到的,因为这是词曲结合的最基本、最初级的常识。如此“改词”无法歌唱,即使另行谱曲,势必造成声嘶力竭的喊叫,不可能谱写出。“引吭高歌”的旋律来,所以有人说:“最好用口号呼喊出来。”我想,这种评语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样的“改词”,未听到有人歌唱。在军营、工矿,在农村、城市,在机关、学校乃至幼儿园,人们唱的仍是原来的词。

十年过去了,“集体”改词者仍不罢休,硬要抢着自己的“僵尸”不放,自己把自己的改词彻底推翻,不知为了什么,竟如此手忙脚乱地抛出来以下文字:

哎,伟大领袖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咱胜利向前方。(《毛主席您是大家心中不落的红太阳》人民音乐出版社1977年7月第1版)

无需争论是否是诗——是否能归于粗陋的歌词那一行列?这样的文字,即使把有人认为“如果假天以年,他也会把整个德国文学逐渐配上音乐”的歌曲之工舒伯特起死回生,请他来为之谱曲,他也会束手无策的。因为这些文字缺乏音乐性,作为口号来呼喊,也嫌长了。

事隔七年,可能仍未听到群众歌唱他们新的改词,或者出于什么目的,这家“集体”改词者,又推翻了自己的改词,在另一版本上出示了他们的“新作”。可能是心虚的缘故,没有落“集体”改词之类的名目。但万变不离其宗,羊尾巴再长也盖不了羊屁股,即使用了“民歌”之类的“标签”来掩盖,人们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一新作与前面“改词”如出一辙。

哎,伟大中国共产党,毛爷爷思想指引咱胜利向前方。(《中国民歌选》人民音乐出版社1984年10月北京第1版)

这些语法不通,作为日常用语都还嫌凌乱、复杂的文字,使人读了不知所云。

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从1991年6月1日起施行,至今已一年多了,然而这家“集体”改词者,仍不顾国家法规,于1992年又抛出了他们的最新改词,堂而皇之地署上了他们的名字。这次“改词”,他们可能发现原作的尾句很有魅力,于是便像玩积木一样把这一句原词作为第二段的结尾,第二段的尾句,又作了如下的改动:

哎,这个金色的太阳就是大家的救星共产党。

且不说这样一改,词曲结合相当生硬,即便还改动了两个音高,也解决不了问题,就以词义来看,这个金色的太阳就是大家的救星共产党,请问,那个金色的太阳又是什么?

据说,早在1967年,“集体”改词者第一次抛出他们的“改词”时,就遭到了工人们的反对,当时“集体”改词者说,他们改词是因为从标题来看,应该集中歌唱毛主席,歌中提到共产党有些不妥。且不说这种“整理”难以成立,就按照这种“整理”来评论这次的“改词”,岂不是自打嘴巴吗!

其实,在人们的心目中,毛主席和共产党是不能分开的。特别是在歌曲里,毛主席的名字是作为人民的幸福和希翼的象征,作为民族团结的象征而出现的,人民歌唱毛主席,并不单单因为毛主席是伟大的杰出人物,而是把毛主席看成是伟大的中华民族一切优秀品格的集中体现者,是中国共产党的杰出代表者。这一道理,在歌剧《白毛女》的《太阳出来了》的合唱中,就展现得非常生动、有力。全曲就是在反复歌唱“太阳就是毛主席,太阳就是共产党”的歌声中结束。“集体”改词者难道连这支著名的歌曲都没有唱过、没有听过吗?

一首歌曲,在短暂的几年内竟作了那么多次的改词,这在古今中外是未曾有过的,因此,这家“集体”改词者,在《北京有个金太阳》一歌中作了那么多次的改词,可算是世界之最了。

人们可以怀疑:这家集体改词者的“集体”,懂不懂音乐?会不会唱歌?因为照他们所改的词人谱后不能歌唱;人们也可以怀疑:这家集体改词者的“集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破坏、干扰这支歌曲的正常流传。因为忽而这样,忽而那样的多种改词,即使是一流歌唱家也难以适应。

人们还可以怀疑:这家集体改词者的“集体”,是企图利用自己手中的大权,多次重复自己的“大名”,根据“谬论重复多次.就会变成真理”的荒谬理论,一心想掠夺别人的劳动果实。

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一系列“表演”,已给后人留下了很不光彩的话柄。

目前,对《北京有个金太阳》的“集体”改词者层出不穷,散见于那些形形色色的录音盒带,各种各样的书籍报刊,真可谓五花八门,争奇斗艳,搞得人们眼花缭乱。懂行者,边看热闹,边讥笑改词者的粗暴无知;缺乏经验的歌者,在这些繁杂的多种改词面前,无所适从。 在大量的录音盒带和书籍报刊中,更多的是选用了原词。如:夏里巴实业企业的音带《怀念您——毛爷爷》、上海唱片企业的《红太阳》(二)、广东音像出版社的《中国歌潮毛爷爷》和卡拉OK唱片……

这充分体现了大家的音乐编辑队伍中,有一批既有“操千曲而后晓声”的功力,又有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的同志,这是难能可贵的。

当然也有一些没头没脸的,只顾赚钱,不考虑后果的。

通过历史的检验,《北京有个金太阳》的歌词,改来改去,还是原来的好。因为原词来源于生活,有形象,有意境,又有民族特色,词曲结合美妙和谐,易唱、易记,而且已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为此,1979年中国音乐家协会云南分会出版了云南三十年创作歌曲选《一朵山茶一支歌》一书(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就刊登了该歌的原稿,还其历史真面目。

写于1997年

上一条:玉龙乐魂 飘香人间——父亲禾雨与丽江 下一条:禾雨:《北京有个金太阳》诞生五十周年纪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