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 新金沙平台 >> 校园资讯 >> 正文

禾雨:《北京有个金太阳》诞生五十周年纪

发布日期:2014-01-29    点击:

(书名题写:原丽江地委书记段增庆)

 

《北京有个金太阳》这支风靡全国的当代名歌,有人认为是十年动乱期间的产物,其实这首歌曲已经诞生五十周年了。歌曲一问世,就受到群众欢迎,特别是修订、重写后在群众中更是传唱不息。尽管“文革”以来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集体改词”,人们还是爱唱原来的歌词,因为人们喜欢真情实感的民歌形式。从幼儿园的小朋友到敬老院的老人家,从机关到学校,从农村到工厂,都爱不离口,有的还编配了优美的舞蹈,边唱边跳。各族同胞说:“大家唱起这支歌,就想起毛主席,大家怀念毛主席,就想唱这支歌。”作为歌曲的编创者,能听到这样的反映,已经是深受鼓舞了。

有人常常给我提问,这支歌是怎样编创出来的,我的回答很简单:“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人民音乐家冼星海说得好:“音乐是从人类劳动过程中产生的,大家就需要到劳动大众中去学习,而且交还给他们。”这首歌曲的创作过程,实际上就是在向藏族人民学习的日子里编创出来,然后交还给他们的过程。

诚然,歌曲的产生并非偶然,至于歌曲修改、发表和流传却经历了一段曲折的过程。在《北京有个金太阳》诞生五十周年的日子里,把有关这支歌曲的往事加以简要的回顾,我想还是有意思的。这首歌曲的第一稿写于大理洱海边。记得有一天我在大理三月街上遇到解放战争时期华南战场并肩战斗过的一位藏族骑兵队的战友,他紧握着我的手,给我描述了他到北京见到毛主席的情景。我由此而得到启示,当晚彻夜难眠,于是点燃了蜡烛,写下了《北京有个金太阳》的歌词和旋律。

这首歌后来在《新中华歌选》1953年第八集刊出。这个刊物是由上海陆开记书店出版发行的。这首歌曲是书店聘请的编委陈歌辛同志审定的。我接到他热情洋溢的来信:这支歌写得很有特色,有藏族风味,希翼我今后多多给他们写稿。

“金太阳”的第一稿,我是凭着从小在家乡接触到藏族同胞的歌舞所积累的素材以及解放战争年代,在华南战场和藏族骑兵队并肩战斗、生活的日子里所学到的音调中自然产生出来的旋律,用来表达亿万人民对毛主席的情怀。然而毕竟功底有限,生活基础不够,写得不深,群众爱唱,但流传不广。

十年后我又对“金太阳”作了修订、重写。这时候,我已多次深入藏区,爬了不少雪山,喝了不少酥油茶,交了不少藏族朋友,学习、研究了他们的不少民歌,还对他们的民歌进行了整理、编创,出版了《金花献给毛主席》(藏族民歌专集),发表了《哈达献给毛主席》(藏族歌舞)、《跨上金桥登天堂》、《白鹤啊,请借一借你的翅膀》、《把最美丽的歌曲献给共产党》,有不少为他们编创的歌曲,被作为民歌传唱,有的被音乐工编辑作为民歌记录发表。我还和他们共同欢庆迪庆藏族自治州的成立,并以《草原上的中秋佳节》为题在《人民音乐》先容了藏族人民满怀激情地用自己丰富多彩的民族歌舞来欢庆这一盛大节日的动人情景,即使在我调往昆明省级机关工作的日子里,我仍和他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1959年藏族同胞来昆明参加全省会演,也要邀我参加他们的演出,我成功地融入他们的演出行列,在胜利堂,穿上藏装,为藏族歌手培楚卓玛的独唱伴奏。他们还送我一个藏名——“常识此里”,意思是藏族的常识分子。

这些较丰厚的生活基础和技巧锻炼,为“金太阳”的修订、重写准备了良好的基础。

然而,仅有生活基础和写作技巧仍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强烈的写作激情。

令人难忘的是,寄明同志为影片“金沙江畔”的音乐写作来这里体验生活,瞿维同志和她来找我,大家抓住良机,特邀他们夫妇给我区文艺工编辑作个报告。他以毛主席《在延安座谈会上的讲话》为题,给大家作了深刻的教导。瞿维的报告,犹如静水投石,让我思绪万千。我对十年前编创的《北京有个金太阳》越来越感到不满意,虽然原稿旋律流畅,藏族风味很浓,但写得外在,不能反映出藏族人民翻身后欢快心情,还有些“学生腔”决定修订重写。有人说“十年磨一戏”,而这首歌,却可说“十年磨一歌”了。

《北京有个金太阳》的第二稿就是十多年后在第一稿的基础上,加上十年的深入生活,与藏族人民同呼吸,共脉搏,有了生活感受,又进一步学习,研究了藏族人民表达思想感情的音乐,诗歌语言的基础上,在“讲话”精神的点拨下作了修订、重写的。歌曲写出后,先在《高高山上一枝花》(1963年云南群众艺术馆编辑出版),《上海歌声》(1963年9期)发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教唱,被《少年儿童歌曲选》(上海学问出版社1964年出版),影片《上海之春》等多种书刊影片选用,在全国广泛流传。就在“学问大革命”初期1966年,红卫兵们从全国各地的小摊那里买来送我的二十多张不同的“金太阳”歌曲片,也书写得很完整;图书馆接到北京禁书通知单,仅仅允许开放的少量图书中,也列有《北京有个金太阳》,那是由舞蹈家们在歌曲后面附有舞蹈说明及图解的单行本,由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坦率地说,《北京有个金太阳》这支歌曲的思想性是深刻的,表现的感情也有一定的深度,这些都是来源于生活,是我十多年来对生活的体验与感受的结晶。

哎,北京城里的毛主席,大家永远跟您走,幸福万年长。

这是歌曲的结尾,也是歌曲的主题,它唱出了藏族人民,也是各族人民的心声;表达了人民对毛主席的爱戴和永远跟着毛主席走的信心,也是各族人民世世代代在苦海中求索,最后得出的最佳选择——跟着毛主席,幸福万年长。

这一动情的歌词多少年来激荡在心中,是我多少年来在生活中积累所得。它准确地表达了人民对毛主席的热爱,和永远跟着毛主席走的迫切心情。旋律的情调是亲切的,深情的词曲结合美妙和谐,易唱、易记,而且已有深厚的群众基础。

《北京有个金太阳》是一首被群众接受了的歌曲,是一个历史阶段的里程碑。

禾雨写于1997年2002年刊载于《丽江日报》

上一条:读《北京有个金太阳》的尾句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